剧本]鄂托克西边

  杨晨画外音:我无法忘记那天的情景,它如影随形地跟随着我,或者说,它就蛰伏在我的心底……

  杨晨激动:有一个旋律!一个非常美、非常奇怪的旋律!你怎么听不到呢?没了……

  一群蒙古族孩子骑马飞奔而来,领头的是一匹披散着长鬃的雄马,越过蜿蜒的小河,溅起一片浪花。

  他们勒住马,看着杨晨。一个个虽然脸上脏兮兮,衣服也不干净但眼睛却极为明亮。

  观众席上,窦涛正在和风雅颂的何总低声说话:男的是著名的校园歌曲作者,在网络上非常有人气。女的是他的恋人。

  艾红笑着:我给你念念啊?校园歌王杨晨以自己的毕业作品《青春交响》再度引发轰动……还有这条,你听着啊。

  他点开电脑,一个署名‘只是狐狸不是精’的网贴——寻人启事:那个纯真的天籁般的杨晨哪儿去了?

  杨晨又给她看另一篇帖子:曾经著名的校园歌曲作者、音乐奇才杨晨的追悼会昨晚在五月花音乐厅隆重举行。署名:捣乱失败再捣乱。

  艾红:这网上的胡言乱语你也能当真?你看看这名字,捣乱,失败,再捣乱,再失败,直至灭亡。我记得上马哲时讲过这句话,是列宁说的?

  杨晨:不姓列,姓毛。我还真把这些话当真了。你告诉我,那个纯真的杨晨去哪儿了?

  靠墙是一溜儿放满碟片的柜子。几盆时尚的盆景。书柜里放满了有关音乐的书籍。墙壁上贴了不少歌手的宣传画。

  何五彩的声音:……我是从不看歌手有没有名的,我要看的是他有没有潜力,有没有异于常人的素质……

  镜头拉开:何五彩在打电话:……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看我们包装的张含含了吧?当初就没一个人看好的,才三个月,名满江湖嘛!

  何五彩在打电话:可那个什么主持人,大美女,对,就是她。自己花了不少钱出唱片,四川多点动态气体分析仪哪个好,成了吗?

  何五彩在打电话:成不了的,她没特点。好了,我这里有客人来了,咱们晚上再说,总之一句话——他再有名我也不要。好的,好的。

  何五彩:咱们长话短说,我殷切地希望你们这两位音乐界的金童玉女能加盟风雅颂。至于条件嘛,由你们提。窦涛……

  何五彩:具体事你和他们两位谈吧,我得走了,(他看看表)这也晚了,你们好好谈……

  窦涛和杨晨艾红拾级而下:……毫不夸张的说,国内这几年的大腕歌星和作曲家一半都出自何总门下。除了何总为人仗义豪爽之外,重要的原因就是他自己也是一个著名的音乐人,懂行。他让我问问你……

  窦涛:我给你一个建议——不要把这个难题让歌迷选择,一张唱片还是要有它的商业定位。

  窦涛的车停下,三人下车,窦涛开别墅的门:人是不能脚踏两只船的,既然在某个领域已经很好了,何必急着去抢占其他,还不如先站稳脚跟再说。

  窦涛在带着艾红看房间:你看,这是书房,楼上还有一间书房,何总说你们需要非常优雅的创作条件。

  窦涛的声音传过来:一听您说话就知道是有品味的人,外国人就是从厨房和卫生间看咱们的文明程度的。

  一只啤酒瓶向杯里注入,有啤酒溢出。显然已经喝多了的女生豆子端着酒杯摇晃着走到中间:大家听好了!十年后……咱们再相聚,我一定是……一定是……

  豆子:去你的!你就像一只趴在玻璃上的苍蝇,前途一片光明,就是没有你的出路!

  她来到角落里的杨晨和艾红面前:喂,童男玉女,聊什么呢?哟,好大的翡翠呀!很贵吧?

  豆子:别恶心我啊!我得尽情享受青春,青春就像卫生纸,看的挺多,用着用着就不够了!

  艾红充满期待的眼光看着杨晨:不去风雅颂没关系,许教授希望你考他的研究生呢。

  一个男生手舞足蹈地在豆子面前唱歌:你要是嫁人就先嫁给别人然后再嫁给我,带着他的存款领着他的妹妹,开着他的宝马来。

  杨晨画外音:我没有去风雅颂,我也没有去见许教授,艾红哭了,她说我是飞蛾扑火……她不能理解我内心的焦灼,我的音符多的是华丽少的是真情,那位窦涛说的对,不能脚踩两只船。

  有僵硬的汉语说话声传过来:“……我被偷了两只羊,警察一直追到河北省才逮住。”

  几个牧人打扮的乘客一边喝酒一边在大声聊天:“你去把羊拉回来了?”“我才懒得去拉呢,我跟警察说他们咋连羊也偷呀?狼才偷羊呢嘛,想要吃羊肉跟我说一声嘛。我不要了,给他们吧。”“警察咋说?”“警察说我是傻瓜!

  胖胖的蒙古族局长喜笑颜开:太好了!太好了!杨老师,我们这里还真是缺你这种科班出身的老师呀,旗里的学校你随便挑!

  局长画外音:你咋非要去宝特根西力?奶茶你能喝的惯?马子你能骑?冬天得自己烧牛粪,没有食堂……

  局长画外音:按说咱们已经并校了,可宝特根西力离最近的学校也有一百里,娃娃们实在去不了,就保留了学校。也去过几个老师,不是教不了,就是被娃娃们气跑了。你去试试也行,干不成我再给你安排。我马上通知他们,他们会隆重欢迎你的。

  两根玛尼宏旗杆矗立在毡房前,旗杆上有两面印有骏马图案的布幡在晨风里飘舞。

  诺敏奶奶左手提着一个奶桶,右手正在把牛奶洒向太阳(这是鄂尔多斯蒙古族最常见的晨祭)。

  诺敏奶奶一边洒奶一边念念有辞:神圣的天马、神马、命运之马,在新的一天里保佑我们快乐、健康、平安吧,保佑阿拉坦托娅永远像花一样美丽,保佑我的生个子马巴特尔……

  老村长:诺敏你骂我?我是来告诉你,新来的老师就要到了,你那生个子马就要有人管了!

  她向着太阳撒出鲜奶:保佑新来的老师,保佑他是一个最好的驯马手,把我家的生个子马调教好……

  拖拉机行驶在草原上,坐在拖拉机上的杨晨贪婪地看着草原的美景——鲜花一直开到天边……

  牧人甲:会不会还和那几次来的一样呀?都是乡里领导的七大姑八大姨。啥也不懂,就是来混吃混喝。

  牧人丁:也该来个好老师了,再不来老师,我也得把我那小牛犊子送到庙里当小去,好赖不会闯祸嘛。

  松布尔从怀里掏出酒壶喝了一口:上个屁学,整天就在一块儿摔跤,一个月摔破我两条裤子。我正打算给上边说呢,改成摔跤学校算了,我来当校长。

  小黄毛格日勒图气喘吁吁:咱们的好日子完啦!大人们都在嚷嚷呢,新来的老师就要到了!

  一根桩子上钉着两块路标,分别用蒙汉文写着“宝特根西力小学”和“宝特根西力嘠查”。

  一支天籁般清澈的歌声在草原上荡漾,是著名的鄂尔多斯民歌《鄂托克西边》(蒙古语,汉语字幕)——朦胧的鄂托克西边,连着心中的深情思念……

  松布尔正在骑马牧羊,他的歌声美的令人心颤:真想和她见上一面,茫茫草原路途遥远……

  后面就是学校,老村长和诺敏奶奶带着一群盛装的蒙古族青年男女在等候。长条桌上摆着酒和奶食品,阿拉坦托娅和松布尔手捧哈达,身后是几位拉马头琴的牧人。

  老村长一脸困惑地看着长途汽车从眼前驶过,回头对阿拉坦托娅和松布尔:停!停!别唱了!

  杨晨一脚踩进了一个覆盖着树枝的泥坑,倒在草地上,泥浆沾满了裤腿,琴盒也摔了出去。

  格日勒图忍住笑把他拉起来:哎呀老师,小心点嘛。路这么宽,你咋就能踩到洞里呢?

  1楼埋红包点赞楼主:万卷读罢倚阑干时间:2012-04-24 11:31:0029,简陋的宿舍 日阿拉坦托娅带着孩子们在帮忙打扫,杨晨在整理自己带来的乐谱。阿拉坦托娅去擦办公桌,看一眼杨老师手里的乐谱:杨老师,这是啥呀?杨晨笑了:这是乐谱。

  阿拉坦托雅一边跟呼日勒摆放一边回答:干牛粪呀,烧火的,煮奶茶,煮面不得烧火吗?来,呼日勒,来洗手。

  她带呼日勒来脸盆架前洗手:这还是以前的老师留下来的呢,你只管烧吧,不够了我和呼日勒就给你拉来。对不呼日勒?

  阿拉坦托雅带着孩子们走了,呼日勒却留了下来。他靠在门边,眼睛注视着杨晨。

  他抬头看看四边,撒腿向一个高坡跑去,一边跑还一边看着手机,有了一点微弱的信号。夹有银色粉末,今晚开奖现场直播

  艾红把合同放到何五彩面前:何总,合同我已经签好了,谢谢何总给我这个机会啊。

  何五彩一笑:什么是追求?追求用什么来证明?今天是市场经济时代,千万不要忘了那句伟大的名言——不管白猫黑猫,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。

  艾红看一眼那边的何五彩,接电话:我……我在书店呢,你干嘛喘呀?头晕?为啥头晕?

  艾红在接电话:多好的地儿呀?挺好,非常好。行啦别转了,好好歇着吧。好的,好的,再见。我知道,大张还问你呢。好,再见。

  她把锅放到火上,并不洗手,就开始用刀子往锅里削熟羊肉:我奶奶说了,一定得让杨老师吃好,吃好就不想家了。对吗杨老师?

  黑板上还有未擦干净的板书,上方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”的几个大字只剩下了“学”和“上”字,被图钉按着一个角耷拉下来。墙上的课程表上用蒙汉语列着“语文、数学、体育、音乐”。

  杨晨来到黑板前,拿起一支红色的粉笔头,随便划了一小段乐谱,将粉笔头扔进小盒子里,转过身看着讲台下的桌椅。

  大黑狗虎子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,突然,它的眼睛睁开了,鼻子也开始抽动,两只大耳朵灵敏地竖立起来。

  2楼埋红包点赞楼主:万卷读罢倚阑干时间:2012-05-04 20:36:0041,诺敏奶奶家 早晨诺敏奶奶在擦拭佛龛。阿拉坦托娅跑进来:奶奶,我也想去上学。

  诺敏奶奶:好看,我孙女穿什么都好看,可我不明白你这是要去哪儿?不是要去上课吗?

  杨晨走上讲台:谢谢大家的客气,我小时候用过一个簸萁,里面装的是炉灰。我叫杨晨。